哈萨克语是否有方言?——论哈萨克语的方言现象

青年哈萨克 2018-06-21 12:55:31

作者er2121580参考了西哈国立大学(以Mahambet Otemisuli命名)出版的的《哈萨克语方言学》和黄忠祥先生的《哈萨克词汇与文化》整理翻译了此文章


小编:“曾经网络上疯传:哈萨克语言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没有方言区别的语言

对此很多人意见不同,那么由此展开下列讨论”


   哈萨克语的方言:哈萨克语作为哈萨克族的母语,是哈萨克族的母语,使用人群分布在哈萨克斯坦、中国新疆、乌兹别克斯坦北部、土库曼斯坦、俄罗斯、蒙古国巴彦乌列盖省、土耳其等多个国家,学术界也有哈萨克语言学这一学科,人们一直认为哈萨克语不存在方言,这显然是个误区,1937年苏联科学院哈萨克分院向阿拉木图州和南哈州的几个县派出了三个方言考察团,这是对哈萨克方言的第一次学术研究,1948年,S.Amanjolov的博士论文《哈萨克方言学的一些问题》发表后,正式将哈萨克方言学提升到了学术的领域,此后哈萨克方言学快速发展,现在哈萨克方言学是语言学范畴内的独立学科。在学术领域一直存在哈萨克语有没有方言纷争,一些学者一直持没有方言之说,他们的论据有两点:1.一些著名突厥学家曾提出哈萨克语没有方言;2.哈萨克的游牧式经济让各部落之间频繁接触,所以消除了方言的存在。首先,他们没有深入研究过哈萨克语,所以他们的定义会有误区,和汉语、俄语比起来,哈萨克语的方言差异不影响交流,但不能否定各地的哈萨克语在词汇、语法、发音方面存在一定差别,著名突厥学家Meloranski教授曾持哈萨克语无方言的观点,但在后期发现了一些哈萨克语的特征后又改变了看法。著名哈萨克院士S.Muqanov和E.Ismaylov曾写过这么一短话:“游牧式生产方式对哈萨克人民彼此间的往来造成了障碍,在十月革命以前哈萨克斯坦的交通也不发达,哈萨克斯坦地域又非常辽阔,这对各部落之间的交流、往来造成了极大障碍,久而久之他们的语言上就形成了方言。”所以无方言论据只是片面的观点,而中国的网名大多受一些三无网文的影响,一直对哈萨克语无方言坚信不移。而学术界学者之间存在分歧,有的学者认为哈萨克语存在方言,而有些学者认为哈萨克的这种现象是次方言(或叫亚方言),这种分类法到底能不能用于哈萨克语,至今学术界还无法给予正确的答案。哈萨克族作为游牧民族,其来源多种多样,族源主要为操突厥语的各部落,但这些部落的方言又各不相同,同时在历史发展过程中,又吸收了一些操波斯语、蒙古语的部落,这种部落联合的社会结构必然会造成各地语言的差异,形成方言,但因为共同的民族向心力,使哈萨克语在发展过程中逐渐走向统一。


哈萨克语方言分为两大类,一是地域方言,一是领域方言,哈萨克方言学根据哈萨克语独特的特点,对哈萨克方言也有独特的定义,地域方言指各地在说话时,在词汇、语法、发音上有一定的差别,这种现象在乡县和牧区更为突出;而领域方言是指一些地区从事专门行业的人会有一些术语,如里海地区的渔民说话会有一些词汇只有他们自己理解,如:Shola(指鱼变少了)、Uyiq(把打好的鱼收到一起)、Attik(鱼钩头)等,再比如南哈地区的农民会说:Aqnawat(大白甜瓜)、Badiren(黄瓜)等。哈萨克语方言学的主要研究方向还是地域方言,哈萨克语没有以某个地区的方言为普通话(哈萨克语普通话叫Adebi Til-书面语),如汉语以北京话、俄语以莫斯科话为标准。哈萨克语的方言的形成有三个主要原因:突厥语方言的残留,语言发展过程中形成的差别,外语的影响。目前学术界还没有统一的地域衡量标准去定义哈萨克的方言,因为有些方言现象无法以州、县为单位划分,有些方言现象仅在几个县存在,而有些现象却在整个西部四州存在,有些现象在完全不相邻的两个地区存在,比如新疆和南哈虽然离得很远,但是却有同一方言词汇Sim(裤子)、Bul(布)。哈萨克语的方言主要体现在词汇、语音、语法三个方面,下面就此三个方面做一定说明,

第一类词汇差别:哈萨克的词汇非常丰富,但一种词汇各地往往有不同的叫法,哈萨克族生活中最普遍的毡房在各地都有不同的说法,中西部地区叫kiyz uy,中国、外蒙的哈萨克族叫kigiz uy,七河地区叫qazaq uy,锡尔河地区叫qara uy,乌拉尔河地区叫aghash uy,伏尔加河地区叫terme uy,像这样的词汇和官方书面语叫法不同的现象就是词汇方言,此现象是哈萨克语三种方言现象分类中最常见的,下面举个例说明一些方言词汇,房屋词汇:awli(院子)、shoshala(仓库或厨房)、jar(墙)、saqa(房柱)、zabel(院子里用砖头砌成的凳子)、sandire(棚子);亲戚关系词汇:soy(根、出身)、kempes(老太太)、qudaghay(亲家母)、aqa(哥哥)、jam(氏族);餐具词汇:qaldibaqir(桶)、taytonke(小碗)、qasqarsha(长嘴壶)、cholenke(碗)、qum(大瓶);工具词汇:mishtar(匕首)、atawiz(老虎钳)等;服装词汇:boytik(皮靴)、jorap(袜子)、bestaqa(低跟靴)、等;如有兴趣可参考《哈萨克语方言词典》。
词汇方言有时候和书面语(普通话)比起来有同音异义现象,比如Doli一词本为脾气暴躁的人或暴风骤雨,但在南哈地区还有冰雹的意思比如Qulaq一词有耳朵、帽檐、乐器弦钮、提手、枪栓、幼芽等含义,也特指墓穴周围的装饰物,但在农业发达的南哈地区指灌溉用的水口子,也可以指棉桃的分芽,在渔业发达的咸海地区也指船舵的卡子。有时,一个词在不同的地区有不同的含义,如legen一词,在中部、北部地区指洗手盆,在南哈地区指放肉的大盘子,但在乌拉尔河一带的西部地区却指茶炊的托盘。有时候外来词在不同地区也有不同含义,比如波斯语Piala一词,本指茶杯,但到了中、北部地区却有玻璃的含义。仔细观察,大部分同音异义现象的各个含义的差别不会太大,都是同一个词根的衍含义。有些词语是旧词语,因为地域原因很多地方保存了下来,成为了方言,这种现象在中国和外蒙的哈萨克人中极为常见。

上面说过,领域方言也是哈萨克语方言的一个大分支,之所以将领域方言和地域方言分开,是因为两者的形成原因完全不同。地域方言的主要形成原因是因为封建时期各地没有密切的往来,而领域方言则是因为民间的某一行业因为工作需要而形成了一些行话和方言,但很多词对书面语没有影响,这些对书面语没有影响的词汇就成了领域方言。领域方言分为两大类,一类是一些小型产业词汇,比如纺织业词汇,比如土库曼斯坦的哈萨克人就有一些纺织业词汇只有他们自己能懂,如:palas(没有绒毛的光毯子)、topiraq(有绒毛的毯子边缘的无绒毛的区域)等,但像纺织业等小型行业的的方言研究工作目前不是很全面;第二类就是农业、渔业等大型产业。下面分类举例一下:
渔业:Uki-指冬季河面结冰时,为捕鱼而把河面凿出的冰窟窿;Aqqiltiq-狗语;jilin-大渔网;卡拉卡尔帕克斯坦的哈萨克把斜齿鳊叫torta(书面语叫Qarakoz);鲤鱼一词的不同叫法-sazan(书面语)、tawtan(卡拉卡尔帕克斯坦)、kokserke(里海地区)、tisti(咸海地区);
农业:中国新疆-barengi/kartopia(土豆)、qawin(泛指西瓜、甜瓜)、chekildewk(瓜子)、butige(茄子)、bormi(玉米,源自苞米一词);阿拉木图州-jer su(初次灌溉用水)darbiz(西瓜,新疆也有此叫法)、jegelek(甜瓜)、kelimdari(红椒);江布尔州-qolshiq(小渠)、badiran(黄瓜,乌兹别克词汇)、kunbaghar(向日葵)、qoziqulaq(蘑菇);南哈州-askeldi(南瓜)、jonirishqa(苜蓿,书面语叫jonishqa)、paqta(棉花)、pamildari(番茄)、kerem(卷心菜);西哈州-alashaghu(向日葵)、balmurin(蔷薇)、bottashiq(土豆);科斯塔奈州-alaqurt(向日葵)、ogirshik(黄瓜,源自俄语ogurec);北哈州-Kartopia(土豆)、qoqiraz(玉米)、patsondik(向日葵)、sarimsaq(洋葱,本意为大蒜,新疆也有此叫法)。向日葵)、sarimsaq(洋葱,本意为大蒜,新疆也有此叫法)。

和世界大部分语言一样,哈萨克语受外来词的影响也很深,很多人认为外来词的影响算不上方言,其实不然,外语影响的不是单独的个体,而是大范围的影响一个地区的居民,导致此地区的语言和其他地区有一定差别,学术界把此现象也归类为方言,比如汉语东北话中会有列巴、哈喇、韦德罗等俄语、满语词汇,新疆土话中会有巴郎、唉来白来、白克儿等维哈词汇,这都属于方言。对哈萨克语影响比较深的语言当属突厥语系,如中国新疆的哈萨克语受到维吾尔语影响,南哈州受到乌兹别克影响,西部地区受到塔塔尔语、巴什基尔语的影响。而除了突厥语系的语言之外,其他语系对哈萨克语也有不同程度的影响,哈萨克语书面语中外来词比重最大的三种语言当属阿拉伯语、波斯语、俄语,而对口语的影响各个地区也有差别,南部区因为历史原因,波斯-阿拉伯语的影响较大,北部、东部地区因为地域原因,受俄语的影响成对较深。相反的,其他语言也会受哈萨克语影响,如塔什干、卡拉卡尔帕克斯坦的乌兹别克族和阿勒泰、塔城、伊犁的维吾尔族都受到哈萨克语的影响。下面对外来词的影响分类举例一下:

俄语的影响:哈萨克语在吸收俄语词汇时(或者由俄语吸收欧美等地的词汇),会根据哈萨克语的发音习惯做一定的变音,这种现象在西部地区比较常见,如:kastenke-kostinka(三角头巾)、kanew-kanava(水渠)、skirt-skirda(草垛)、aghlop-ogloblya(车辕)、satnek-vsadnik(旧时期的报信员)等。有时候一些词汇本来有哈萨克语叫法,但也会吸收俄语词汇,和哈萨克语并用,如:qaqpish-tushilka(盖火器)、terkoylek-maika(汗衫)、lapas-prinaves(棚子)等。
阿拉伯-波斯语的影响:阿拉伯-波斯语对哈萨克语以及其他突厥语的影响是最深的,尤其是抽象名词,阿拉伯-波斯语的传播和伊斯兰教及更早期的宗教传播有密不可分的关系,由于历史上南部地区一直为宗教中心,传教也是从这里开始的,所以阿拉伯-波斯语对此地区的影响最深,比如:tekshe-tagcha(壁龛)、daliz-dahliz(前室、过道)、shisha-shishe(瓶子)、darbaza-darvaza(大门)、noger-nowkar(近兵)等,另一方面有一些波斯语词汇是由乌兹别克语传入南哈的,但各个词的具体情况无从考证。
乌兹别克语的影响:因为地域原因,与乌兹别克斯坦接壤的南哈州受其影响最深,如jute(非常)、awqat(食物)、badiren(黄瓜)、shaqtaw(修枝)等。
塔塔尔-巴什基尔语的影响:因为历史和地域原因,南部几州普遍受塔塔尔-巴什基尔语的影响,但哈萨克语、塔塔尔语、巴什基尔语同为钦察语支,一些语言现象也有可能是古钦察语方言的残留,但具体的情况无从考究,这里指简单的举例:西哈州-oram(街道)、adalas(亲戚)、inkal(肉馕)、otpek(塔巴馕)等;俄罗斯奥伦堡州-tegirmesh(圆圈)、toqimash(粥)、sandire(棚子)等。
土库曼语的影响:土库曼语的主要影响地区为土库曼斯坦和曼格斯套州的哈萨克人,如:atishkir(火钳)、jiptik(小钳子)、basiknashar(弱)、tire(部落)等。而土库曼语对土库曼斯坦的哈萨克人还有语法上的影响,如-mali、-meli后缀表目标将来时。
维吾尔语的影响:中国新疆的哈萨克族受维吾尔语的影响较深,如:paqat(一点儿也不、仅)、ahsa(牛逼、傲慢)、goshnan(肉馕)等,而克拉玛依、伊犁州、博州等地的影响相对其他地区更深,如:qoshna(邻居)、maghash(薪水)、longi(毛巾)、sarang(勺子)、pakar(矮)等。
汉语的影响:汉语的影响当然就是中国的哈萨克族了,像茄子、遥控器、白菜等、大学等,汉语对突厥语的影响自古就有(详见赵相如先生的《突厥语与古汉语关系词对比研究》),而北哈一些地区竟然也有桌子、苞米等汉语词汇,这可能和移民有一定关系。
在此说明一个现象,一些词汇虽然一些地区有不同的哈萨克语叫法,但官方书面语却采用了外来词,如:kartop(土豆-源自俄语kartofel)、baklajan(茄子,源自俄语)、shalbar(裤子,源自波斯语),个人建议官方可以采用相应的哈萨克语叫法:bottashiq/barengi、butige、sim。第二类:发音上的方言差别,主要有以下几种变音,
1.o/u(西部地区)如:quldanu-qoldanu(使用)、uyanu-oyanu(睡醒)、marqom-marqum(已故的);2.o'/u'(西部地区)如:dunen-donen(四岁马)、ugey-ogey(非亲生的)、kumeski-komeski(隐隐约约的);3.i/i'(中国新疆、阿拉木图州和南哈州)如:ti'rnektep-tirnaqtap(积累的)、pis-pi's(熟)、shir-shi'r(腐烂的);4.s/sh(西南部地区)如:mishiq-misiq(猫)、turmish-turmis(生活)、eshek-esek(驴),此发音明显受乌兹别克影响;5.d/t(奥伦堡)如:toghar-doghar(停止)、tomalaq-domalaq(圆)、tushar-dushar(遇到),此发音为钦察语残留;6.p/m(阿拉木图)如:meyil-peyil(态度)、mesh-pesh(炉子);7.b/p(中国新疆)如:balaw-palaw(抓饭)、bitir-pitir(完成);8.sh/ch(多地普遍存在),此变音一般用于首字母:chapan-shapan(衣服)、chal-shal(老头),此发音同样是钦察语残留;9.j/d(中国新疆)如:duz-juz(一百)、duzik-juzik(戒指);10.j/sh(西哈)如:jappa-shappa(草场)、ejtene-eshtene(没什么);11.o'/e(新疆阿勒泰地区)如:ozon-ozen(河)、jondo-jonde(修理),有趣的是此发音现象和柯尔克孜语相似,但显然阿勒泰地区和柯尔克孜没有联系,这可能也是东部钦察方言;12.f/p(中国新疆)如telepon-telefon(电话)、pilosop-filosof(哲学家),此变音主要用于俄语外来词,f-p变化一直是哈萨克语的特点,以前在吸收阿拉伯、波斯词汇也是使用这种变音,但哈萨克斯坦因为历史原因,俄语发音标准,所以没有这种变音;13.j/y(南哈、西哈)如:yer-jer(地方)、buyaq-buljaq(这边),此发音习惯和土耳其、维吾尔语、塔塔尔语等类似,但古钦察语同样也是y化,所以此发音也是钦察语残留(具体可参考钦察时期的库曼词典以及钦察语文学作品);除了变音以外,发音差别还体现在脱落字母、添加字母调换字母上,如jonirshqa-jonishqa(苜蓿)、butkil-bukil(全部)、dobra-dorba(袋子)、uqiq-quqiq(权力)等,此发音一部分是保留了外来词的原有发音,如maghlumat-malimet(报告,源自阿拉伯语),而大部分还是按照哈萨克语各地的发音习惯做的变音或添加字母。
第三类:语法上的方言差别,哈萨克语是典型的黏着语,所以大部分语法都表现在后缀上,而一些地方的语法后缀又比较特殊,主要有以下几种特殊后缀:
1.南哈地区的从格词尾有变化,如Arbaminan keldim-Arbamen keldim(我坐车来的);2.西哈地区的表完成时后缀有变化,如Ol Oral qalasina baruli-Ol Oral qalasina bardi(他去乌拉尔市了);3.表祈使句的后缀各地都不相同,假如表示“去”这一祈使句,各地的说法是:barshi(书面语)、barsay(南哈)、barshesh(西哈)、barsanshi(阿拉木图);4.中国新疆、外蒙、东哈地区表未完成将来时的后缀有变化,如barghayi otir-barghali otir(他准备去);5.阿特劳州的共态后缀有变化,如barali-barayiq(一起去);6.土库曼斯坦表必须的后缀有变化,此变化受土库曼语影响,如men barmalimin-men baruim kerek(我必须得去);7.江布尔、南哈地区表命令后缀有变化,如tez barghing-tez bar(快去),此变化虽然和乌兹别克、维吾尔语类似,但此变化自古就有,在哈萨克语古典长诗《Ghayar Qatin》中就经常可以看到此后缀;8.中国、外蒙的哈萨克族的复数后缀有变化,如odar-olar(他们)、awrudar-awrular(病人们)。
哈萨克方言大致上可分为东北方言、南部方言和西部方言。
1.东北方言也叫中玉兹方言,主要使用地区是额河、托博尔河、依希姆河、托尔盖河、阿尔泰山和哈萨克丘陵等地,同塔塔尔、巴什基尔、阿尔泰、蒙古等族接壤,中玉兹方言相对其他方言和书面语最接近;2.南部方言也叫大玉兹方言,主要是锡尔河、七河、阿拉套等地,南部地区因为农业、商业发达,定居者较多,同其他玉兹交往较少,并且在18世纪末期又归顺于浩罕和希瓦汗国,受到了一定乌兹别克语的影响,所以南部方言较有特色;3.西部方言,也叫小玉兹方言,主要是里海、乌拉尔河、伏尔加河等地,同塔塔尔、巴什基尔、土库曼、卡拉卡尔帕克等族接壤,历史上小玉兹的主体来自诺盖,这也是小玉兹方言形成的主要原因之一。

青哈平台投稿、推广宣传和好奇请加微信:playboy1104



Copyright © 辽宁俄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