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绥芬河的中国之最(8)中国最牛 | 这里是声名远播的“俄语城”

今日绥芬河报社 2020-10-17 15:04:53



记者 范忠孝 摄


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警官老齐便与俄语结下了不解之缘。

俄语,也为他打开了另一个广阔世界和另一种语言的丰富韵味。


赵燕 摄


    如今,他自办了一个俄语教科书博物馆。现有俄语类书籍和物品600多件(册),结识的学俄语的朋友30多人,常在一起交流的俄罗斯人有2人,利用微信联系的俄罗斯人5人。最远的俄罗斯朋友在罗斯托夫市。

    老齐,只是绥芬河众多市民中热爱俄语的一员。


记者 吕永超 摄


    让我们沿着时光的河流回溯到上世纪。

    1992年,绥芬河被国务院批准为国家首批沿边扩大开放城市。此后,小城里汇聚四面八方的人潮,俄罗斯商品也滚滚而来,即使是最普通的市民,也可以和俄罗斯人“欠欠”(以物易物)。

    俄语,在绥芬河成为通向财富和梦想的通途。

    于是,薄薄的“俄语速成手册”几乎人手一本。

    于是,各类俄语补习班如雨后春笋。

    于是,大批俄语专业毕业生如凤来栖。

    最初的民贸市场的盛况,至今仍让人深深回味,热血澎湃。不会俄语的人,用计算器和俄罗斯人讨价还价。

    刚刚接触俄语的人,半生不熟的俄语中,不时夹杂着汉语。可谓百鸟争鸣,各有其声。


记者 范忠孝 摄


    早年的民贸业户,现今的俄语水平,已今非昔比。

在绥芬河经商,必须会讲俄语,否则“寸步难行”。

经过多年历练,俄语已成为小城里汉语之外的另一种通用语言。

    即便街边的修鞋摊、水果摊等,甚至卖胶水的流动商贩,都能用简单的俄语与俄罗斯人交流。

    更不用说职业翻译和浸润俄语多年的民贸市场业户了。


记者 范忠孝 摄


    有人说,绥芬河会俄语的只是简单的会话,不会读和写,更不懂语法。其实,有这种想法的人,大错特错了。


记者 范忠孝 摄


    绥芬河是藏龙卧虎之地。我曾与朋友一同拜访过一位俄语翻译。这位翻译,曾经翻译过俄罗斯文学作品,并在我们国内公开出版发行。

    翻译俄罗斯诗歌是难上加难。《远东文学》曾经发表过俄罗斯远东诗人的作品,而译者是绥芬河外事处的一名翻译。诗歌刊发后,好评如潮。


记者 范忠孝 摄


    走在绥芬河大街小巷,当年遍布的俄语速成班不多见了,取而代之的是职教中心和俄语专修学院等专业学校。它们聘请外教,选派学生赴俄留学,开展中俄学校互动与交流,在省内外广有影响。


记者 尹金婵 摄


    记得在一次座谈会上,我市一位在外地读大一的学生说,他在绥芬河高中学的是俄语,在大学期间成为俄语志愿者。


记者 吕永超 摄


     因为他俄语出类拔萃,有好奇的同学就问他是哪里人。他回答说是黑龙江的。

    他的同学就马上说,那你一定是黑龙江绥芬河的。听他讲完这个小插曲,我不禁莞尔。

    看来,绥芬河被称作“俄语城”,名副其实,并且声名远播。


记者 舟自横


编辑:宋清华 

制作:崔学智




Copyright © 辽宁俄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